第1594章 喜讯

    出乎林轩预料,不仅秦诗诗,就连唐婶,都劝诫他,给穆清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林轩,慢慢来,我相信你的!”秦诗诗从林轩的话语中,听得出来,他已经动摇了。

    或许,经过一段时间,林轩能够释然,能够接受穆清。

    其实,作为秦诗诗,她何尝不知,林轩的心里是矛盾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关于穆清,另一方面也是关于罗萍。

    罗萍心肠歹毒,直接对她下堕胎药,差点让秦诗诗肚子里的孩子,都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,秦诗诗心中既是对罗萍的痛恨,也是对罗萍记挂。

    如今,罗萍一个人住在了出租屋里,万一她真要生病了,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,死在那出租屋里,恐怕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罗萍是可恶,可毕竟是亲生母亲,这一份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,是无法割舍得了的。

    秦诗诗也不想圣母,但,这是人性。

    当然,秦诗诗也不会趁着这样的机会,去央求林轩,让罗萍回到云雾山山腰别墅。

    林轩对罗萍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林轩,说不定现在,罗萍还是流落在街头,沿街行乞。

    林轩不但让江涛他们找到了罗萍,给她找了出租屋,还给了她钱,已经是保证罗萍饿不死,或者是流落在街头被人当做乞丐打死。

    秦诗诗也没有更多的苛求。

    只是,穆清不同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也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,若是林轩始终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说不定将来,某一天,当穆清真的不在了,那种失去之后,才回想起来,当初的不珍惜。

    剩下的,将会是林轩深深的自责与忏悔。

    秦诗诗断然不希望悲剧再重演。

    总不至于穆清在自责之中,活了一辈子,之后,又要将这种自责,过渡到了林轩的身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可能发生的关系,秦诗诗宁愿说些,让林轩不开心的话,也不希望他将来后悔。

    诚然,这一切,也是建立在了秦诗诗为人母之后,才能更为深刻的意识到。

    作为母亲,对自己的孩子,是那么的无私,是那样的爱得纯粹,爱得深沉。

    即便,秦诗诗也无法理解,当年,穆清是如何鬼使神差,将林轩抛弃了。

    然而,事后,穆清一定是后悔得比杀了自己还难受。

    当然这样一种感觉,也从每一次穆清来到林轩面前。

    本该是母子相认,却每一次,都被林轩以一种极度冷冰冰的话语,深深地刺伤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那样一种痛楚,非但不能释放出来,只能深深地压抑在心里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只能一个人,孤独地躲在角落里,慢慢地舔舐伤口,等下一次,再次遇见林轩之时,又是一种飞蛾扑火,义无反顾,表达一个作为母亲,疼爱儿子的举动。

    然后,又是一次被伤害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,循环往复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次,当穆清走出云雾山山腰别墅之时,她仿佛感受到了,天幕上,一道煦暖的阳光,从云层中撕裂,投下光晕,映照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心里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尽管林轩还是没有接受她,但是有一点,却是让穆清比买了彩票,中了几百万大奖,都还要开心。

    那就是秦诗诗对她的态度,明显改变了。

    她心知,林轩是非常宠爱秦诗诗的。

    只要以后,秦诗诗帮着说些好话,那么,迟早,林轩一定会接受自己的。

    想到那一天,穆清高兴得完全像是一个处于懵懂青涩花季之中的少女般,洋溢着无比的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她走出别墅之后,马上给林财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财叔,是我!”

    电话一端,林财受宠若惊,慌忙应道:“夫人,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财叔,你帮我备一份满月的厚礼,一定要隆重。”穆清吩咐道。

    林财稍许迟疑之下,“好的,夫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个满月礼,是送……”

    穆清喜出望外地道:“是我的孙子,对了,准备两份,财叔,我有孙子了,龙凤胎!”

    “这个月二十号,轩儿和诗诗,他们摆满月酒席。”

    林财犹豫了,半晌,“恭喜夫人,只是,这满月礼,送去给轩少爷和少夫人,他们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穆清更是欣喜地道:“财叔,你肯定想不到吧,诗诗答应我了,让我去参加满月酒席呢!”

    林财将信将疑,亦是为穆清感到欣慰,“那就太好了,夫人,您请放心,我一定备好礼物,给小少爷和小姐送过去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穆清亦是如沐春风,她已经许久,不曾这样开心了。

    还能有什么,比自己当了奶奶,又得到儿媳妇的宽恕,更值得开心的呢。

    甚至于穆清开心得,准备马上给她的一些闺蜜,打电话报喜。

    很快,她转念一想,不行!

    林轩行事极为低调,若是这件事传到了帝都林渊的耳朵里,还不知道,这个老狐狸,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看来,眼下,还是保持低调为妙。

    穆清打消了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的念头,侧目看了一眼云雾山山腰别墅,轻吐一口气,举步离去。

    彼时。

    云雾山,林家别墅。

    林财拨通了林立老爷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接通中,他神色有些紧张,略微抬手,擦拭了一下额头。

    “喂,阿财,有何事?”

    电话总算接通了,林立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林财马上道:“大老爷,有两件要紧的消息,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我该先汇报哪一个?”

    林立稍许一愣,哈哈哈朗爽道:“怎么?阿财,一段时间不见,你倒是学起了卖关子了?说吧,先说说看,有什么坏消息?”

    林财咳咳轻咳了两声,“大老爷,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电话总算接通了,林立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林财马上道:“大老爷,有两件要紧的消息,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我该先汇报哪一个?”

    林立稍许一愣,哈哈哈朗爽道:“怎么?阿财,一段时间不见,你倒是学起了卖关子了?说吧,先说说看,有什么坏消息?”

    林财咳咳轻咳了两声,“大老爷,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公众号添加到桌面,一键打开,方便阅读去添加>